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男方悔婚女方索要性权利能否获得支持

发布时间:2019-08-15 11:43:58

现年2 岁的杜秋萍,是广西河池市的一名农家女孩儿。201 年大学毕业后,在南宁市谋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杜秋萍工作时刚满20岁,年龄还小,尚未谈对象,加之又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工作之余就喜欢上上网、聊聊天。

201 年4月,通过网络,杜秋萍认识了长她一岁的在南宁市国家机关工作的韩俊良。两人都是 90后 ,有着相同的志趣和话题。不长时间,就滋长出妙不可言的感觉和心照不宣的默契,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随后,杜秋萍和韩俊良从虚拟的网络跨入到了现实。真实的感觉更加美好,两人隔几天便来一次约会。杜秋萍那阳光般的笑容和温柔姣好的面容,深深吸引着韩俊良。而韩俊良英俊帅气、善解人意,也深深地抓住了杜秋萍的一颗芳心。一个月后,两人便陷入了热恋。

虽然这对恋人在一个城市工作,但杜秋萍的工作地点在南宁市偏远的辖区,而韩俊良则在南宁市的主城区,两人的工作地点相距有百余里,每次约会都不太方便。一晃两年过去了,两人的感情有了进一步的发展。2015年7月,为了方便一起生活,韩俊良便提出让女友辞职到南宁市区找工作。思虑过后的杜秋萍向韩俊良表明了心迹: 我是一个本分、踏实的女孩儿,从没有谈过恋爱,不玩感情游戏,只想谈男朋友结婚过日子。

我和你恋爱,就是奔着结婚的目的去的。你放心,此生非你不娶。 韩俊良的回复,让杜秋萍吃了一颗定心丸。为了爱情,杜秋萍愿意顺从男友的安排,辞掉工作,搬到南宁市区,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一份真情 不敌迷信遭悔婚

2015年12月,杜秋萍感到身体不适,吃饭总想呕吐,想到自己的例假也有一个多月没来,猜想可能怀孕了,便在韩俊良的陪同下到医院检查。果不其然,检验结果证实杜秋萍怀孕了。意识到自己快当爸爸妈妈了,韩俊良和杜秋萍十分兴奋,决定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双方的家人,以便筹备婚事。

2016年2月4日,韩俊良带着家人到杜秋萍家中提亲,并给了杜秋萍父母15000元。亲家上门提亲,在当地是件大喜事,为此,杜秋萍的父母开宴几十桌,亲戚朋友们前来道贺,场面十分热闹。事后,杜秋萍的父母希望韩俊良按照女方家乡的习俗在结婚时送他们家两头猪,但因南宁市与河池市两地相距 00余里,路途遥远,双方商议最后折价5000元由女方购买。提亲当天,韩俊良的家人向杜秋萍的父母索要了杜秋萍的生辰八字。

2016年2月14日,双方家人在南宁市再次见面,不但商谈了韩俊良与杜秋萍结婚事宜,还敲定了具体的细节。从南宁市回家后,杜秋萍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想到自己即将为人之妻、为人之母,脸上止不住笑容满满。见女儿的终身大事有了着落,杜秋萍的父母也十分高兴。

谁知,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出人意料,就在第二天下午2时20分,杜秋萍还沉浸在对幸福的憧憬之中,一条来自韩俊良的微信让她猝及不防: 这个婚我不结了。

寥寥七个字,一下子把杜秋萍打蒙了: 这是为什么?昨天大家还开开心心地商量婚事,时间过去不到一天,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定是和我开玩笑的! 杜秋萍不相信这是真的,立即通过微信和韩俊良沟通,询问缘由。可是,韩俊良除了表示双方不合适外,对于其他的问题总是闪烁其词,不予明确答复。这样,两人在微信中断断续续纠缠了十多个小时,至2016年2月16日零时 0分时,韩俊良开始拒收杜秋萍发送的微信消息。

韩俊良的绝情,让杜秋萍感到万念俱灰。天亮后,绝望之下的杜秋萍来到医院,要求医生为自己终止妊娠,并最终于2016年2月18日住院施行了人流手术。杜秋萍因本次终止妊娠支出医疗费4496.5元。

2016年2月24日,韩俊良的姐姐向杜秋萍发来短信,道出了韩家悔婚的原因:两人 八字不合 ,杜秋萍有 克夫之相 。

一场官司 女方索要性权利

杜秋萍非常伤心,她没有想到韩俊良竟是一个如此不负责任的男人,思来想去,决定通过法律途径来为自己讨还一个公道,遂于2016年6月15日来到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一纸民事诉状,将韩俊良推上了被告席。

法庭上,杜秋萍说:201 年4月,我与韩俊良通过网络相识,同年5月见面后相互之间产生好感,不久即确立恋爱关系。2015年7月,韩俊良表示想与我结婚,让我辞职后到南宁找工作并一起生活。我顺从韩俊良的安排,辞职后到南宁与韩俊良开始同居,并准备结婚事宜。2015年12月1 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2016年2月4日,韩俊良、韩俊良的姐姐及媒人到河池市拜见我的父母,提出结婚事宜,并按风俗习惯给了我父母15000元茶水钱,请我的亲戚朋友吃喜宴。当日,我父母即用韩俊良所给的茶水钱摆宴请客,有几十桌亲戚朋友前来道贺。当天,韩俊良还索要了我的生辰八字。

2016年2月14日,双方父母到南宁继续商谈我们的结婚事宜,但韩俊良却于次日以微信形式告诉我其不想结婚了。2016年2月18日,我给韩俊良父亲打电话时,他告诉我: 这个婚不结了,你把孩子打掉。

联系不到韩俊良,韩俊良家人又拒之不理,我承受了极大的心理压力,在多方寻找韩俊良无果的情况下,于2016年2月18日到医院将孩子引产。在我住院引产期间,韩俊良一直都没有与我联系,也没有到医院看望我。2016年2月24日,韩俊良的姐姐向我发送短信告知,因为我八字克夫,所以韩俊良不能和我结婚。此前,在我家乡时已摆了订婚酒,如今韩俊良的悔婚行为让亲戚朋友议论纷纷,我已没有颜面在老家生活。

韩俊良的行为明显有悖于社会公德及公序良俗,亦有失诚实信用及道德准则,韩俊良的行为侵害了我的性权利,使我生理、精神遭到双重打击,韩俊良应承担侵权责任。现请求法院判令韩俊良赔偿我的实际损失7648.5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

对女友的起诉,韩俊良则辩称: 201 年4月,从未有过恋爱经历的本人通过网络认识了杜秋萍,经过交流并见面后确定了恋爱关系。经历两年多的异地恋,其中虽有分分合合但感情基础尚好,至2015年7月双方均有结婚打算并开始同居生活。此前,双方及家人间尚无大矛盾。2016年2月4日,经双方与各自家长充分沟通后,本人携带家人筹集资助的15000元彩礼金到杜秋萍家中提亲,杜秋萍家人用这笔钱宴请了亲朋好友及本村村民共计几十桌,实属铺张浪费。事后,杜秋萍家人认为此款只是茶水钱,彩礼金还需另外支付,并告知摆结婚酒时还需送两头猪折款5000元。由于本人刚参加工作,并无经济积蓄,这为经济条件窘迫的本人家庭带来巨大压力,再依风俗算命得出双方八字不合,杜秋萍有 克夫之相 ,结合之前的大小矛盾,本人家人更加反对这门婚事。本人和杜秋萍沟通未果后,才导致今天的结果。初恋是纯真而美好的,对于第一次付出真心的本人而言,结婚不成且亲生骨肉被引产,精神上也同样遭受巨大伤害。

综上,本人认为:本人与杜秋萍均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对各自所作所为以及后果有着清楚的判断辨别能力。双方依法均享有恋爱、结婚的自由。本人并未像杜秋萍所说侵犯其性权利。造成今日的情形,本人与杜秋萍均有责任,恳请法庭分清双方责任,作出公正判决。

亲爱的读者:恋爱期间,男女双方你情我愿,虽然未能修成正果,但谈得上谁侵犯谁的 性权利 吗?未婚先孕女方堕胎,难道识人不清的杜秋萍就该自认倒霉?

(答案见本期)(文中人名系化名)

长期便秘会得痔疮吗
缓解肚子疼最快的方法
肚子痛腹泻吃什么会好
整肠生作用功效是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