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刘威葳首谈与高群书恋情不在一起但永是亲人

发布时间:2019-07-09 18:07:24

刘威葳首谈与高群书恋情:不在一起 但永是亲人

3月31道 她是《征服》中的“李梅”,是《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上官戒慈”,是《风声传奇》她,就是实力派女演员刘威葳。近日,刘威葳接受羊城晚报独家专访,讲述自己的荧屏形象如何由“苦兮兮”转变成“狠角色”的过程,并首度披露了自己与导演高群书曾经的那段恋情。在刘威葳心目中,高群书是对她影响最大的人,尽管不在一起了,但永远是亲人。

A谈新剧:“大家天天吃吃喝喝,可暗地里都较着劲呢!”

在《向东是大海》中,刘威葳饰演“董芝霞”,一个个性鲜明、坚强隐忍的传奇女人,有着从“富二代”到革命党人再到女商人的大起大落的人生。

羊城晚报:“董芝霞”相较你以往的角色有什么突破?

刘威葳:我以前演的角色大多是念过书的女孩子,要么家境比较好,要么就是诗人、作家,不过我蛮想“破掉”自己的,演一些那种特别泼辣的,或者真的很“作”的。虽然“董芝霞”也是个富家女,但在开始时还是有些“作”的。

羊城晚报:《向东是大海》云集了王志飞、姜武娜等众多实力派演员,你跟这些搭档合作得怎么样?

刘威葳:我觉得,只要是真真正正用心演戏的人,都是值得尊重的演员。这次拍《向东是大海》,飙戏的感觉就很强烈,表面上看着大家天天吃吃喝喝的,可暗地里都较着劲呢!特别是那帮男演员,别看平时好像都没事似的,一演出来就让人很惊喜。包括演配角的冯雷、李东明,都很有戏。姜武就更不用说了,你看他每天懒懒散散的,但一面对镜头,绝对让你意外。

羊城晚报:具体说有什么样的惊喜呢?

刘威葳:你看剧就知道,他们的表演一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王志飞刚开始那种痞气,是为这个角色以后成为大老板作铺垫。姜武每场戏都很出彩,太抢戏了!剧本完全不是那样的,他就能演成那样,你要是拆不了这招的话,那你的戏就被他抢没了嘛。冯雷也是,你就看他跟“我爹”的对手戏,说“儿子对不起你了”那句话的时候,如果按常规的表达,就会说得恶狠狠,但他却用了“非常规”的方式来处理。可见他们都是用过心的。一个好的对手特别容易把人带着走,因为他气场大。

羊城晚报:你遇到过被人“带着走”的情况吗?

刘威葳:我刚入行的时候,跟孙红雷拍《征服》,他的气场就很强大,我就必须保持自己一种固有的东西,然后把这种东西演到极致。有时候演员比的就是气场,特别是男演员,霸气有时候是可以吓倒对手的。

B谈明星:“不要为了暂时的曝光率,损失自己的尊严!”

演艺圈是个名利场,身处其中的人,想要淡泊很难,肯拼命、会炒作,更容易成为明星。而刘威葳,却选择了与之背道而驰的另一条路。

羊城晚报:你好像不大在乎自己的曝光率?

刘威葳:我其实挺佩服那些“明星”的,每天飞来飞去,几乎没有了自己的生活。对一个女演员来说,走红地毯,就意味着要化妆两个小时,出门还要带着几箱礼服什么的。我觉得人成就越大,就要付出越多。现在不停地演戏,已经让我觉得很疲惫———不是力不从心,而是心已经很累了。如果在这之余还要我做那些,我觉得自己可能支撑不了。

羊城晚报:只是走红地毯和拍广告,生活不是更轻松吗?

刘威葳:我一直觉得那样的生活跟我没什么关系。可能大家走的路线不一样,类型不一样。我觉得演员最后还是要靠作品说话,你不太可能一下子成为大家所熟知的大明星。因为一部戏一夜就爆红,这种事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尤其是到了30岁以后吧,我觉得演点自己喜欢的戏、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就可以了。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就已经有成就感了。

羊城晚报:曝光率很高的明星,常常被批评演技差;而那些不怎么曝光的,很多都被称为演技实力派。你觉得二者矛盾吗?

刘威葳:人的精力确实是有限的,当你的心思放在琢磨怎么演戏上,就没有太多心思琢磨别的事,相反也一样。如果这两样你都做得很好,那你真的很牛。你想想,这样的演员多吗?其实不用去看别人,我只要做纵向比较,知道自己每年在进步就可以了。而有的时候,我也知道自己在退步、在停滞,比如最近就遇到瓶颈了,我就在想怎么去打破它。

羊城晚报:有些女演员爱走捷径,比如导演单联全曾说,现在女演员被投资方包养的现象很严重,你怎么看?

刘威葳:我真的希望大家能尊重我们这些影视从业人员,当然从业人员也应该自律,这样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我最近碰到一件让人挺伤心的事:我一个特别要好的女朋友,竟然是瞒着她爸妈和我交往,因为她爸妈不能理解我们这行,觉得演员这个圈子太复杂。这件事情很触动我,所以每次我听到有关这个圈子的负面,什么杀人啊、打人啊、绯闻啊、吸毒啊,我就觉得这都在干什么啊,人家已经很不尊重你了,你自己又干吗去无事生非?为了一点暂时的曝光率,损失的却是尊严。

C谈旧情:“我们现在还是很好的朋友,就像亲人一样!”

生活中的刘威葳总是给人一种清清淡淡的感觉,小众、知性、文艺,而她对此却有另一番解读。对待感情,刘威葳直面过去,没有遮遮掩掩。她活在当下,等待未来,率性而洒脱。

羊城晚报:你的作品给人印象都比较小众,生活中的你是不是也很文艺?

刘威葳:我的长相本来就比较小众,不是那种特漂亮的大美女类型,以前还长得苦兮兮的,这两年才刚刚摆脱了《征服》的影子。《征服》和《左右》给大家留下太深的印象了,那时候笑都跟哭似的,还有些社交恐惧症。我自己照着镜子都在想:怎么长得这么苦啊!虽然别人都说我文艺,但我自己一点也不觉得。我觉得什么“知性”、“文青”,都是骂人的(大笑)。其实我特怕那种矫情的女生。我近年的生活几乎全部都是在工作,我现在哪类都不归,就是一劳模(笑)。

羊城晚报:不想改变吗?

刘威葳:很想改变,很想有自己的生活,最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睡到自然醒,有一天能看场电影。最近想看《桃姐》就看不上,没时间。下午能喝个下午茶,晚上能约朋友吃个饭———这就是我最大的梦想。

羊城晚报:那感情生活呢?

刘威葳:实话实说,我真的没什么时间谈恋爱。你看我一年在北京能呆两三个月,但基本上也是在拍戏。我觉得缘分没到就是没到。拍《大家庭》的时候,有一次跟吕中老师聊天,聊到恋爱、婚姻、家庭,她说不是你的问题,不用想那么多,就是没有碰到合适的人,只要碰到了,就怎么都对了。

羊城晚报:以前听说你和高群书导演是恋人,后来分手了,为什么?你好像一直喜欢这种有才华的男人。

刘威葳:他现在在我心里也还是非常有才华的人。我在微博上曾经写过一句话:“文化流氓什么的最深得人心”,因为有文化就会懂得敬畏,因为是流氓又不会很刻意地拿捏啊、装啊什么的。他有点像这类人,他对文化是非常敬畏的,他对一些恶俗的、丑陋的东西会奋不顾身地站出来,有大无畏的精神,他就是那样一个人。我觉得,我们不能在一起,是因为我们俩的性格吧,也有可能跟年龄有关。当时在一起的时候我还很小,分手的时候是2007年底2008年初。如果是现在这个年龄,处理问题可能会不一样。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很好的朋友,就像亲人一样。

羊城晚报:有人说谈一场恋爱会使人有一些变化,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刘威葳:可能人变得更平和了吧,不像那个时候那么较劲了。他是我的良师益友,不光是在演戏方面,在很多方面我都能从他那里学到很多东西,包括各种喜好———对事物的喜好,对美学的喜好,对电影的喜好,还有对表演风格的喜好。他对我影响挺大的。

神技拿捏自如勇者归来守卫你的最终荣誉
军事美媒称中国将研类似美X
拉手Q2营收3521万元环比增56
明星养成计画端午节那些人不能吃粽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