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混沌古祖 第一百三十六章 震慑八部

发布时间:2019-09-25 19:33:55

混沌古祖 第一百三十六章 震慑八部

遥遥虚空之上,只见一道雷芒洞穿云层,一闪而逝。

高峰之上,一道身影凌空而立,其背后一双蕴涵着雷威的紫翼猛烈扇动,上下腾挪。

“这里应该便是黄部的边境了……”

叶毅手持金色卷轴,反复斟酌推敲。其上绘制的繁图,则是八部区域图。不过,这片诺大的疆土,他也是未曾涉足,一时险些迷途。参研许久,叶毅眺目而望,朝着极西之地望去。

按金卷所指,西部边塞区域,便是黄部护城。

背后的雷翅一挥,化为雷弧,叶毅身影犹如凭空消失一般,迅速消失在西部天际。

眼前,是一片荒凉的沙漠。

不远处,匍匐着一座古城。四周黄沙漫漫,古老的城池被厚沙包围,有着森严肃穆之感。

大漠,孤雁,沙风,古地。

叶毅落入沙地之中,留下不深不浅的脚印。那沙风迎面扑来,传出魔鬼般的啸声

混沌古祖   第一百三十六章 震慑八部

“这里应该就是黄敻城了。”

目光望去,那座城池上空炊烟袅袅,似是一派繁华之景。不过,城池周围,却仿佛一片死地,了无生机。

黄敻城,黄部主城。这里较之其余七部,可谓荒无人烟,人迹惨淡。不过,虽然没有天时地利,这里却也有它的独到之处。

黄沙之底,埋藏着无数珍贵的黄蓥石。这种奇异的宝石,拥有吸收神念的效用,是打造密室,铭刻阵法的绝佳奇物。

迎城门而去,那庞大的城门紧闭,其上铭刻着二龙戏珠图。一旁,则是两列手持缨枪的侍卫仰首站立。

“来者何人,速速止步!”

见到叶毅步伐靠近,一名身披金甲的猥琐男子探出枪头,气势汹汹,沉声质问道。

叶毅屈指一弹,一道令牌悬浮而起。为首的那名侍卫目光一瞪,惊道,

“族令?!”

“原来的首部之人,请入城……”

收回缨枪,那名侍卫毕恭毕敬,面上堆满谄媚的笑容。叶毅暗暗撇嘴,也不理会,便随着拥戴入了城池之中。

“原来是少族长驾临,真是失敬失敬。”

黄部首领乃是一名老者,叶鸠。他消息灵通,已是早早于殿门守候。见到叶毅身影,那苍老的面孔即刻露出和煦的笑容,满面春风。

“不知此番前来,有何要事,好让老夫招待一二……”

叶鸠人老成精,深谙处世之道。如今叶毅已是少族长,他日登临族座,自然是铁板钉钉的事。趁此良机,套套近乎,也好熟络关系。

大殿之内,叶毅捧着手中的银杯,呷了一口茶,没有回应。他目光扫视着大殿里的陈设,既是古朴典雅,又是金银器罐,华丽奢侈,因而心中不免冷笑了几分,调侃道,

“黄部长真是尽享人间之福,如此摆设,我天幽城主殿都是有所不如。”

闻言,叶鸠尴尬一笑,这些财物乃是他数年来饱囊营私,收刮下来的财物,自是数量可观。叶毅满不在乎,他又是凝视着叶鸠,缓缓道,

“族供一事,不知黄部长可备齐了?”

叶鸠面色一凝,老脸变幻,掠过一抹阴沉。他转而一脸笑意,忙道,

“老夫早已备齐”

“黄蓥石十万枚,元石一万枚,修炼功法二十部。一些奇异药草,共计两百株。”

这般说着,他讪讪一笑,递出一个须弥芥子镯。

须弥芥子镯与乾坤锦袋无异,只是,他所能容纳的东西,却远远不如乾坤锦袋。一般而言,须弥芥子只用动用一次,便是会自动蹦碎。

“鸠部长,这数目怕是少了吧?往年来,这黄蓥石可是每年上缴了三十万。”

叶毅探入神念,眉头一皱,冷声道。一股寒气透出,使得大殿瞬间冷冽。叶鸠收敛笑意,终于是显露出老奸巨猾的奸相。

“黄蓥石深藏沙漠之底,哪是能如此轻易开采。以往,倒是运气使然。”

往年,族供皆是由族库首长前来收取。一回生二回熟,两人之间暗作交易,私藏了不少。本以为叶毅少不更事,不知其底,企图蒙混过关。殊不料,这雷厉风行的少年事无巨细。

“喔?这般说来,我倒想前往黄部族库清点一番。”

叶毅身子一正,他可不相信,这老东西会如此老实。先前的账目,只是随意而编,但观其脸色,确实有所暗藏。

叶鸠面色大变,一时吞吞吐吐。若是被这煞星入了族库,那还了得。因而,急忙回道,

“虽说三十万黄蓥石,库存不足。但老夫召集盔下,定可让你满意。”

叶毅失笑摇头,戏谑道,

“黄部族库,当归主部所有。我要审查,也合情理。”

他转身出了大殿,叶鸠面色铁青,咬牙切齿,尾随其后。

半晌,只见黄敻城一道雷光划破天际,消失无踪。

“你个兔崽子,真是气煞老夫!”

叶鸠望着空空如也的族库,捶胸顿足,仰天怒吼。他目光赤红,杀气腾腾,差点气得呕血。叶毅单枪匹马入库,直接以乾坤锦袋横扫,单是黄蓥石,以达百万之多,至于其他器具异宝,更加损失惨重。他多年的私藏,付诸东流……

阳部主城,烈火城。

这是一片茫茫的赤色土壤,整片大地如同燃火一般,热浪滚滚。城池上方,一些赤着肉身侍卫正来回巡逻着。

天火殿内,此刻汇聚了不少人。

“听说,那小子前几日收取族供,可是让得黄申冥三部损失惨重。”

首座位上,一名红发美妇神情严肃,声音冰冷。她背后,是一副太阳金乌图,其中隐约有火气弥漫而出。

“这个煞星,让得我们诸多计划功败垂成,如今还要临门一脚。看来,是想彻底震慑八部,削弱我等实力。”

一旁,同样位于首座,一名金袍中年男子沉声道。他,竟是宫部首领,叶宫。而先前那名红发美妇,则是阳部首领,叶蒅。

“只怕要不了多久,便是要轮到你我二部。如今你我抱团取暖,也只是权宜之计。”

叶宫低头一叹,话语之中满是不甘。叶蒅性情暴戾,当下目光溢出烈火,寒声道,

“你我二人联手,加之护城大阵,即便是他,也奈何不得。至于族供,打发一下便得了。那些宝物,我都是视若珍宝,哪能便宜他。”

正是两人愁眉不展,商筹间,城池之外突然传出一声巨响。

“来了!”

两人不约而同对视一眼,那咪起的眼眸中蕴涵着冷冽。旋即,便双双冷哼一声,拂袖出了大殿。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少族长,真是有失远迎。”

叶宫悬浮在城池上空,与叶蒅并排二列。他负手而立,昂首道。

“你们阳部还真是有眼无珠,连族令都无法打开城门。”

叶毅环抱双手,背后的雷翅挥舞着,留下一道道雷影。叶蒅咬牙愤恨,这兔崽子真是霸道,竟是直接出手,差点毁掉城门。她早已是下令,没有她的许可,决不允许任何人入城。

“族供可备齐了?”

叶毅见得两人面色不善,内心暗暗冷笑,漫不经心道。

“二十万天火石”

叶蒅斩钉截铁,一口定价。她气恼不已,使得胸前傲挺的山坡剧烈起伏。

“黄部上缴的黄蓥石,也已达百万之多。你烈火城占尽天时地利,二十万天火石,未免太小气了吧,少说也得两百万……”

叶毅这番戏谑无疑让叶蒅两人怒火中烧,心道你这煞星居然有脸说。如此敲诈行径,可谓与强盗无异。当下,冷声道,

“两百万?你也不怕撑死!我烈火城虽家大业大,但所需的资源同样庞大。你这般索取,简直是想断了我阳部的生路!”

叶毅摇了摇头,眼里满是森寒。八部首领其心可诛,当初策划谋反。如今正好敲诈他个一笔,好削弱其实力。猛虎若是没了獠牙,那便是猫。

“阳首领此举也太过小家子气了,你烈火城的繁华,我可都是看在眼里。”

叶蒅怒不可遏,终于的控制不住的怒发冲冠道,

“小子,二十万,多一枚你也别想得到。我烈火城可不是黄敻城。在老娘的地盘撒野,你倒是选错了地方。”

“喔?如此说来,是要我亲自去族库取了?”

叶毅龇牙,如同老狐狸一般狡猾,同时骨子里又是透出一股狠劲。

“哼,那我两人,可是要领教一下,你这第一天才之名,是否名副其实了!”

忻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忻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忻州治疗妇科方法
忻州治疗妇科费用
忻州治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