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指间★文评】聊斋粗品之《葛巾》

发布时间:2019-09-12 00:08:24
品评:


《葛巾》这篇,讲了一个爱情和婚姻因疑心而终结的故事,警醒人们:有爱在,莫生疑。
故事的梗概是这样的:洛阳人常大用,癖好牡丹,几近痴迷。在曹州观赏牡丹邂逅葛巾 ,一见钟情,即使为花而死也在所不惜。虽然好事多磨,但几经周折,终于如愿以偿。二人结婚生子,家道“小康”,日子过得象神仙一般。并且由葛巾介绍,让自已的叔伯妹妹玉版嫁给大用的弟弟大器为妻。后来,葛巾言及自己姓魏,母亲受封为“曹国夫人”。常大用起疑心葛巾为花妖,托故回曹州探询,终于弄清葛巾的身世。葛巾知道此事伤心至极,与玉版一起扔下孩子离去,而常大用则悔恨不已。
读此文,我谈以下四点:
首先,这确是一段真挚的爱情。常大用深爱牡丹,看到葛巾,虽然拘于礼法,还是追过去长跪搭话。此后,他相思成病,桑妪骗他说 手调的汤是毒药,他都心甘情愿地喝下,可见这种发自内心的爱有多深。钱花光以后,葛巾拿自己藏的钱给他,他硬是留下一半不用,足见二人互相顾惜之情。葛巾也是如此。初次相见,桑妪斥常大用唐突,她却一点也没不高兴的意思,只说一句“走了”就轻轻离去,给常大用留下许多想头。大用病后,他亲手为其熬汤治病,足见其情之真。再次相遇,很象是葛巾有意寻找的机会,所以,分手时她才主动把自己的住处和联系方式告诉了大用。为了成就这一恋情,她在经济上资助大用,并主动提出去洛阳完婚。结婚后,她不仅成全了大器和玉版的婚姻,而且在贼人相侵时挺身而出保全了全家老小,足见其对这桩婚姻的忠诚和尽力。总之,他们的结合,可谓有情人终成眷属。
其次,美满婚姻因疑而毁,让人扼腕。葛巾言及自己姓魏,母亲受封为“曹国夫人”后,常大用本不该追根究底。可他偏是偷偷去曹州打听一番,这对葛巾心理上造成很大伤害。正象有论者指出的那样:“爱情转化成了亲情。即便当初来历有些不明,她爱你还来不及,会害你么?你还要刨根问底干什么?你想过没有:即便搞清楚了,千般情,万般爱,家庭,孩子,这一切,你会舍得毁弃吗?”蒲公在后面的议论中也讲得非常明确:“怀之专一,鬼神可通,偏反者亦不可谓无情也。少府寂寞,以花当夫人;况真能解语,何必力穷其原哉?惜常生之未达也!”其实,夫妻之间,相亲相爱,相伴终生,就很好了,有些事不可以追究太多,要相互给对方留一些自由空间,包括一些小秘密,这样既体现了对对方的尊重,也增加了信任感。如果什么事都追根问底,其效果往往适得其反。当然了,既然相亲相爱生死相依了,葛巾也不该因为这一件事情就弃了这个家。心中恼恨,发发小脾气,吵上几架也就是了,何必这样呢?
其三,故事反映了不同门第恋爱婚姻的艰难。在封建社会,门第关观是很浓的。大户人家一般不与贫贱之家结亲。正因如此,才使许多有情人被世俗的偏见活活分开。表面上看,故事只写了葛巾、玉版、大用兄弟和桑妪几个人,他们都是美满婚姻的参与者和促进者,文中并没有代表世俗偏见的人物出现。但,精心的人会发现,故事处处都露出一种势力在阻挠他们,这种势力一方面体现在社会舆论上,如果不是这样,大用和葛巾交往就不用躲躲闪闪。所以,葛巾说:“此事宜要慎秘,恐是非之口捏造黑白,君不能生翼,妾不能乘风,则祸离更惨于好别矣。”另一方面体现在家庭偏见上。既然相爱,想结婚,找父母说透,找媒人介绍不就完了么,为什么还要这样偷偷摸摸地搞?肯定有不能做成的理由。这理由,表面看来是花妖与人类不可通婚,折射的现实应当是不同门第婚姻的艰难。本来两情相悦,回洛阳结婚却要偷偷摸摸,这肯定是女方家庭的阻挠造成的。所以,他们要私奔。而私奔,在封建社会,是一种反抗婚姻压迫的很大胆的举动。有人猜葛巾可能是曹州大户逃出来的侍女,常大用这么一打听,她知道主家早晚要找来,只好一走了之。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可见,这篇小说,还有很强的反封建意味在里头。
其四,人物故事与牡丹的性状、传说有机融合。牡丹为百花之冠,称为国色天香。而蒲氏塑造的花仙葛巾也是美丽雍容,仙人一般。葛巾紫为牡丹名品,封为“曹国夫人”,葛巾在花的王国里也算得上大家闺秀了。而二花妖堕儿所生二株牡丹,开花也是一紫一白。此故事最初或许源自曹州民间或士人。因为在爱情故事之外,还体现出一种对牡丹的地域观念,就是洛阳牡丹是从菏泽引进后才有那么大的发展。作品显示,葛巾玉版都是自菏泽来到洛阳,洛阳的同类品种是她们的子辈。通过此作,我们看到,早在三百多年前,菏泽(古曹州)和洛阳就以牡丹闻名于世,当时就有曹州牡丹甲齐鲁的说法。这让我们想起这些年来菏泽牡丹甲天下和洛阳牡丹甲天下的提法。菏泽人和洛阳人内心都认为自己地方的牡丹是最好的,这是一种对家乡的深切情感。后来两地都不再计较谁在谁前了,而是共同促进牡丹及牡丹文化的发展,同心协力争取牡丹评为国花就是一例。至于是蒲公写了这篇《葛巾》以后花农据此给花起的名子,还是蒲公根据当时就有的花色名称而演绎的这篇故事,这就留给学者去研究吧。我们需要知道的,就是本篇故事,有关于牡丹背景,其内涵更丰富,趣示性更强,除了有文学价值外,还有更多的地域价值和文化价值。朋友到菏泽,会看到根据葛巾和玉版的故事创作的彩绘。这一故事,为古老的曹州增添了许多靓丽的色彩。


原文:


常大用,洛人,癖好牡丹。闻曹州牡丹甲齐、鲁,心向往之。适以他事如曹,因假缙绅之园居焉。时方二月,牡丹未华,惟徘徊园中,目注勾萌,以望其拆。作《怀牡丹》诗百绝。未几花渐含苞,而资斧将匮;寻典春衣,流连忘返。一日凌晨趋花所,则一女郎及老妪在焉。疑是贵家宅眷,遂遄返。暮往又见之,从容避去;微窥之,宫妆艳绝。眩迷之中,忽转一想:此必仙人,世上岂有此女子乎!急返身而搜之,骤过假山,适与媪遇。女郎方坐石上,相顾失惊。妪以身幛女,叱曰:“狂生何为!”生长跪曰:“娘子必是仙人!”妪咄之曰:“如此妄言,自当絷送令尹!”生大惧,女郎微笑曰:“去之!”过山而去。
生返,复不能徒步。意女郎归告父兄,必有诟辱相加。偃卧空斋,甚海孟浪。窃幸女郎无怒容,或当不复置念。悔惧交集,终夜而病。日已向辰,喜无问罪之师,心渐宁帖。回忆声容,转惧为想。如是三日,憔悴欲死。秉烛夜分,仆已熟眠。妪入,持瓯而进曰:“吾家葛巾娘子,手合鸩汤,其速饮!”生骇然曰:“仆与娘子,夙无怨嫌,何至赐死?既为娘子手调,与其相思而病,不如仰药而死!”遂引而尽之。妪笑接瓯而去。生觉药气香冷,似非毒者。俄觉肺膈宽舒,头颅清爽,酣然睡去。既醒红日满窗。试起,病若失,心益信其为仙。无可夤缘,但于无人时,虔拜而默祷之。
一日行去,忽于深树内觌面遇女郎,幸无他人,大喜投地。女郎近曳之,忽闻异香竟体,即以手握玉腕而起,指肤软腻,使人骨节欲酥。正欲有言,老妪忽至。女令隐身石后,南指曰:“夜以花梯度墙,四面红窗者即妾居也。”匆匆而去。生怅然,魂魄飞散,莫知所往。至夜移梯登南垣,则垣下已有梯在,喜而下,果有红窗。室中闻敲棋声、伫立不敢复前,姑逾垣归。少间再过之,子声犹繁;渐近窥之,则女郎与一素衣美人相对弈,老妪亦在坐,一婢侍焉。又返。凡三往复,漏已三催。生伏梯上,闻妪出云:“梯也,谁置此?”呼婢共移去之。生登垣,欲下无阶,恨悒而返。
次夕复往,梯先设矣。幸寂无人,入,则女郎兀坐若有思者,见生惊起,斜立含羞。生揖曰:“自分福薄,恐于天人无分,亦有今夕也!”遂狎抱之。纤腰盈掬,吹气如兰,撑拒曰:“何遽尔!”生曰:“好事多磨,迟为鬼妒。”言未已,遥闻人语。女急曰:“玉版妹子来矣!君可姑伏床下。”生从之。无何,一女子入,笑曰:“败军之将,尚可复言战否?业已烹茗,敢邀为长夜之欢。”女郎辞以困惰,玉版固请之,女郎坚坐不行。玉版曰:“如此恋恋,岂藏有男子在室耶?”强拉出门而去。生出恨极,遂搜枕簟。室内并无香奁,惟床头有一水精如意,上结紫巾,芳洁可爱。怀之,越垣归。自理衿袖,体香犹凝,倾慕益切。然因伏床之恐,遂有怀刑之惧,筹思不敢复往,但珍藏如意,以冀其寻。
隔夕女郎果至,笑曰:“妾向以君为君子,不知其为寇盗也,”生曰:“有之。所以偶不君子者,第望其如意耳。”乃揽体入怀,代解裙结。玉肌乍露,热香四流,偎抱之间,觉鼻息汗熏,无气不馥。因曰:“仆固意卿为仙人,今益知不妄。幸蒙垂盼,缘在三生。但恐杜兰香之下嫁,终成离恨耳。”女笑曰:“君虑亦过。妾不过离魂之倩女,偶为情动耳。此事宜要慎秘,恐是非之口捏造黑白,君不能生翼,妾不能乘风,则祸离更惨于好别矣。”生然之,而终疑为仙,固诘姓氏,女曰:“既以妾为仙,仙人何必以姓名传。”问:“妪何人?”曰:“此桑姥。妾少时受其露覆,故不与婢辈等。”遂起欲去,曰:“妾处耳目多,不可久羁,蹈隙当复来。”临别,索如意,曰:“此非妾物,乃玉版所遗。”问:“玉版为谁?”曰:“妾叔妹也。”付钩乃去。
去后,衾枕皆染异香。从此三两夜辄一至。生惑之不复思归,而囊橐既空欲货马,女知之,曰:“君以妾故,泻囊质衣,情所不忍。又去代步,千余里将何以归?妾有私蓄,卿可助装。”生辞曰:“感卿情好,抚臆誓肌,不足论报;而又贪鄙以耗卿财,何以为人乎!”女固强之,曰:“姑假君。”遂捉生臂至一桑树下,指一石曰:“转之!”生从之。又拔头上簪,刺土数十下,又曰:“爬之。”生又从之。则瓮口已见。女探入,出白镪近五十余两,生把臂止之,不听,又出数十铤,生强分其半而后掩之。一夕谓生曰:“近日微有浮言,势不可长,此不可不预谋也。”生惊曰:“且为奈何!小生素迂谨,今为卿故,如寡妇之失守,不复能自主矣。一惟卿命,刀锯斧钺,亦所不遑顾耳!”女谋偕亡,命生先归,约会于洛。生治任旋里,拟先归而后迎之;比至,则女郎车适已至门。登堂朝家人,四邻惊贺,而并不知其窃而逃也。生窃自危,女殊坦然,谓生曰:“无论千里外非逻察所及,即或知之,妾世家女,卓王孙当无如长卿何也。”
生弟大器,年十七,女顾之曰:“是有慧根,前程尤胜于君。”完婚有期,妻忽夭殒。女曰:“妾妹玉版,君固尝窥见之,貌颇不恶,年亦相若,作夫妇可称佳偶。”生请作伐,女曰:“是亦何难。”生曰:“何术?”曰:“妹与妾最相善。两马驾轻车,费一妪之往返耳。”生恐前情发,不敢从其谋,女曰:“不妨。”即命桑妪遣车去。数日至曹。将近里门,婢下车,使御者止而候于途,乘夜入里。良久偕女子来,登车遂发。昏暮即宿车中,五更复行。女郎计其时日,使大器盛服而迎之。五十里许乃相遇,御轮而归;鼓吹花烛,起拜成礼。由此兄弟皆得美妇,而家又日富。
一日有大寇数十骑突入第。生知有变,举家登楼。寇入围楼。生俯问:“有仇否?”答云:“无仇。但有两事相求:一则闻两夫人世间所无,请赐一见;一则五十八人,各乞金五百。”聚薪楼下,为纵火计以胁之。生允其索金之请,寇不满志,欲焚楼,家人大恐。女欲与玉版下楼,止之不听。炫妆下阶,未尽者三级,谓寇曰:“我姊妹皆仙媛,暂时一履尘世,何畏寇盗!欲赐汝万金,恐汝不敢受也。”寇众一齐仰拜,喏声“不敢”。姊妹欲退,一寇曰:“此诈也!”女闻之,反身伫立,曰:“意欲何作,便早图之!尚未晚也。”诸寇相顾,默无一言。姊妹从容上楼而去。寇仰望无迹,哄然始散。
后二年,姊妹各举一子,始渐自言:“魏姓,母封曹国夫人。”生疑曹无魏姓世家,又且大姓失女,何得置之不问?未敢穷诘,心窃怪之。遂托故复诣曹,入境谘访,世族并无魏姓。于是仍假馆旧主人,忽见壁上有赠曹国夫人诗,颇涉骇异,因诘主人。主人笑,即请往观曹夫人,至则牡丹一本,高与檐等。问所由名,则以其花为曹第一,故同人戏封之。问其“何种”?曰:“葛巾紫也。”愈骇,遂疑女为花妖。既归不敢质言,但述赠夫人诗以觇之。女蹙然变色,遽出呼玉版抱儿至,谓生曰:“三年前感君见思,遂呈身相报;今见猜疑,何可复聚!”因与玉版皆举儿遥掷之,儿堕地并没。生方惊顾,则二女俱渺矣。悔恨不已。后数日,堕儿处生壮丹二株,一夜径尺,当年而花,一紫一白,朵大如盘,较寻常之葛巾、玉版,瓣尤繁碎。数年茂荫成丛,移分他所,更变异种,莫能识其名。自此牡丹之盛,洛下无双焉。
异史氏曰:“怀之专一,鬼神可通,偏反者亦不可谓无情也。少府寂寞,以花当夫人;况真能解语,何必力穷其原哉?惜常生之未达也!”


译文:


常大用,洛阳人,喜欢牡丹成癖。他听说曹州牡丹甲齐鲁,非常向往。正好因为别的事到了曹州,借大户人家的园子居住下来。当时正是二月,牡丹还没开花,他就徘徊在园中,注视着枝头能长花的地方,盼望花蕾展开。他还作有《怀牡丹》诗绝句百首。不久牡丹渐渐含苞欲放,常大用的钱却快花光了。他就把春天穿的衣服典当了,仍然在这个园中流连忘返。

共 95 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先生大作,良久未敢下笔,恐有偏解,而误其义。《聊斋》所收录的故事大多与爱情有关,尤其如妖神与普通人的爱情故事,显得更有奇味,也因此受到学者的青睐。就本篇文章而言,大用与花妖的爱情,触及到普通人对爱情的真正意义的理解,因为疑虑而失去爱情,最终使得大用悔恨不已。爱情之神圣,或许值得推敲,但是,爱情本身并没有错,鬼神之爱难道不是大爱?文章的核心价值对现代人的爱情也是一个引导,摈弃陈腐的观念,发扬美德,社会的和谐也因此渐渐走上康庄大道。黄河入海先生能用如此精美的文字来解读,让人心生震撼。极力推荐【萧月秋柏】【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 180 】
1 楼 文友: 2012-0 -17 21: 9:24 感谢您的来稿,以后向您多学习 青春,不止于脚步;思念,怎回首奢望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 -17 22:55:57 谢谢,问好!
2 楼 文友: 2012-0 -17 21:55:59 人妖疏途,可是大爱却无缰啊,感谢来稿指间,问好 薄云初褪,一地霜华碎经期不能吃活血化瘀的食物
夏天出行必备哪些常用药
心脉痹阻证的治疗
孩子口舌生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