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大帝纪 第一百九十九章 破!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8:15

大帝纪 第一百九十九章 破!

此刻剑王府书房中,大管家两只手拢在袖子里,站在一旁。

冰颜由于陆寒的示意,也是站在一旁。

剑王浑身气势在一点一点的增加,陆寒的小腿已经微微有下弯的趋势,但是陆寒任在强撑着。

陆寒的感到有万钧之力压在肩上,双腿的肌肉都在颤抖。

虽然陆寒不知剑王为何突然如此,但是陆寒并没有感到杀气,说明剑王并不是想杀他。

而观邪风兽,仍呆在陆寒的袖中,仿佛没事人一样,剑王的威压还不至于对一个远古血脉的强大妖兽有用。

“陆小子,这个老小子八成在测试你。”

邪风兽懒洋洋的声音在陆寒心底响起。

就在陆寒觉得支撑不住的时候,邪风兽的一句话让他来了精神。

“测试我?难道是因为刚才......”

陆寒回想起刚才看剑王写字的时候,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恍惚之间就沉浸在其中。

“难道是那字的缘故?若真是赖皮蛇说的那样,我撑的时间越久,对我的举荐就更有利!”

陆寒想道这一点,微微弯下去的腿缓缓又笔直了起来,陆寒他必须站起来,因为他,等不了三年那么久!

此时的陆寒全身已经是大汗淋淋,仿佛刚刚经过一场大战。

“哦?看来还是低估你了!”

剑王不知道多久没有遇到似陆寒这样的人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找个徒弟,始终没有找到,

当初的慕容正是因为如今的太上皇的缘故,剑王只是指导他修炼,慕容正仍旧修炼的是他们慕容皇室的绝学,至于剑王没有将自己的衣钵传给他,因为剑王知道,他的路,慕容正走不了。

剑王此生只是育有一女,本想将一身所有留给自己的女婿,谁知造化弄人,自己的女婿余绍标被文豪下毒,瘫痪了下身。

“轰!”

陆寒只感觉脑中一阵震荡,嘴角已经出现了血丝。而剑王此刻的威压还在持续的增加着。

“姑娘,你还是不要动手的好,这对于他来说,未免不是一场造化!”

此刻大管家眼皮微抬,看着冰颜道。

原来就在刚才冰颜见陆寒口中溢出血丝,就要出手。

冰颜秀眉一冷,随即准备动手,大管家的话对她可没什么用,哪怕是剑王也不行!

“冰颜,别动,剑王前辈有恶意。”

陆寒咬着牙齿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

“这么多年来,你是头一个先天一重天在老夫的威亚面前还能保持清醒的人,不错。”

剑王满意的点了点头。

见陆寒说话,冰颜只是收回了手,大管家看向陆寒也不禁点了点头。

“不错的小子,接下来要是还能撑住,我沈锋就是收你为徒又何妨!”

“吟!”

一声剑鸣响彻整个剑王府。

陆寒先是浑身一松,那股威压早已不见,但是自己仿佛是置身在另外一个世界。

陆寒只看见悬浮的万剑正朝着自己的袭来,下意识的,陆寒后退,陆寒这才发现,自己四周都是都是,自己动都动不了。

“在我的剑意下,能撑过半柱香,就算你过关了。”

剑王摸了一把长长的胡须,来到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大管家随即跟了上去,附耳在剑王旁边说着什么,不时的指了指陆寒。

剑王也不禁多看了两眼陆寒。

反观陆寒,此时紧闭双眼,额头冒着冷汗,似乎在经历着不同寻常的事情。

陆寒看到无数悬浮的长剑在自己周围,自己动弹不得,虽然长剑没有动弹,但是自己也出不去。

“赖皮蛇,怎么办?”

陆寒有些焦急道。

虽然知道剑王并没有恶意,但是陆寒可不想一直被困在当中。

“说说你现在的处境。”

邪风兽懒洋洋道。

陆寒当即说了一遍、

“是这样啊,邪风大爷怎么看这老小子有点不同,原来修有剑道,虽然不是很纯粹,但是在这种地方,已经是不错了。”

邪风兽在陆寒的袖中喃喃道。

“嘿嘿,陆小子肯定被他笼罩在自己的剑意当中,这种东西对他可没什么作用,看来需要邪风大爷帮你加一把火。”

邪风兽笑声颇为阴险。

剑王越发的觉得不对,正常来说,先天境被他的剑意笼罩,早已吓得瘫倒在地,就是玄君境也不可能做到像陆寒那样,一动不动。

大管家正想说什么,剑王伸手示意不要说话,说道:“看下去。”

“陆小子,你现在被那个老小子的剑意笼罩着,不过经历过冥乌传承的你,这种东西对你不过你毛毛雨,说起来,也是他没有出全力的原因,据我估计也就是他玄君境的剑意吧。”

“剑意吗?果然不愧是剑王。”

尽管没有了威压,但是被笼罩在剑意中的陆寒,发现,自己动都动不了。

“陆小子,邪风大爷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助你破掉剑意。”

“哦?是什么?”

陆寒问道。

既然是测试,陆寒相信只要自己破了这道剑意,想必对剑王举荐一事更加有利。

“那邪风大爷突破到三级妖兽的事情....

大帝纪  第一百九十九章 破!

..”

邪风兽没有回答陆寒反而说道。

“包在我身上。”

陆寒苦着脸应承下来,这赖皮蛇真是无利不起早。

“其实啊,很简单,这道剑意不是很强,你的泥丸宫中不是又道冥乌虚影吗?只要你能让它出来帮忙,一切都解决了。”

邪风兽笑道。

“冥乌虚影?”

忽然陆寒做了一个令剑王不可思议的举动,陆寒不仅仅对他的剑意无动于衷,反而盘坐下来。

“看来别说半柱香,这样下去,就是一整天都没问题,不愧是连文家都不惧的小子。”

剑王笑道。

就在刚才,剑王从大管家口中得知了陆寒的来历。

知道了自己的剑意对陆寒无用,剑王打算撤去剑意,就在这时,剑王眉头一挑。

“好小子,居然想着破去我的剑意!”

盘坐在地的陆寒忽然结起手印。

《冥乌魂典》疯狂的运转,灰色的能量在周身泛起。

盘踞在陆寒泥丸宫中的冥乌虚影,忽然睁开了双眼。

冥乌虚影忽然振翅发出一声啼叫:“唳!”

忽然双眼猛地睁开,口中轻轻吐出一个字:

“破!”

本书来自:

安庆治疗白癜风医院
景德镇治疗睾丸炎医院
汕头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成都曙光医院在线咨询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在哪个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