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日本前首相村山当年去卢沟桥是我自己提出来

发布时间:2019-07-08 16:25:38

日本前首相村山:当年去卢沟桥是我自己提出来的

时隔3年,日本千人级访问交流团再度来华。

5月23日,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出席中日友好交流大会,宴请这个包括3000人在内的超级日本团。在大会上,习近平在发表讲话时,开头就引用孔子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以示欢迎,讲话的核心要义,即是愿同日方一道,在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基础上,推进两国睦邻友好。

尽管率团访华的“亲华派”二阶俊博带来了安倍晋三的亲笔信,但就在访华团启程的5月20日,安倍在日本国会的党首辩论中,拒绝明确承认《波茨坦公告》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定性,声称他没有看过《波茨坦公告》这部分内容,“无法做出评论”。

中日关系走向,仍不明朗。

在此一个月前,习近平和安倍在印尼首都雅加达会见时,舆论普遍认为,中日领导这次会见,显示了双方都有继续改善中日关系的愿望。而安倍也承诺坚持“村山谈话”。今天,经向实名认证为亚洲通讯社社长的徐静波取得授权,政知圈(ID:wepolitics)将为圈友们转载在他博客中发表的对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的这篇专访。

这篇专访采访于2013年,但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放到这个时间节点以及今天的中日关系大背景下看,此文值得一读。

是侵略战争还是侵略行为?

不管什么程度,都是“侵略”!

撰文|徐静波

为什么想发表这么一份谈话?

我想这个时候不说以后也许就没有机会说了

问:村山先生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发表这么一份谈话?

答:我当选为首相后的1995年8月,去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进行了访问。对于中国,日本实施了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了莫大的伤害和苦痛。在韩国,日本实行了36年的殖民统治,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包袱。当时的中国,是江泽民主席的时代,很重视历史问题,所以在访问中,我深深地感受到历史问题的那一份沉重。

去东南亚国家访问时,我也感受到,虽然这些亚洲国家对于日本战后走和平发展之路,成为世界经济大国抱有一份敬意,也接受了日本的一些经济援助。但是,对于日本没有很好地处理历史问题,并且经常有政治家发表一些否定历史的言论感到不满,同时也担忧日本成为经济大国后,忘却历史,重新走上军国主义的道路。这一些担忧,也令我感觉到战争留下的创伤并没有治愈,日本政府需要明确地向亚洲各国人民表明对历史问题的看法,寻求与亚洲邻国建立更加信赖的关系。

而当时也刚好是日本败战50周年,我觉得自己作为首相,应该带领日本借此机会总结一下历史教训,给自己树立一块警示牌,以此来寻求亚洲各国的宽谅,并与亚洲各国建立起真正的友好和信赖关系。

我想这个时候不说,以后也许就没有机会说了。

去参观卢沟桥有何感想?

战争的创伤并不是两国签署一个协定

发表一份文件就可以了却

问:听说您在访问北京时,特地去参观了卢沟桥和抗日纪念馆。当时有何感想?

答:我担任首相后第一次走进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看了这么多历史资料,内心十分的震撼。去卢沟桥是我自己提出来的。我虽然在战争的后期也被征入伍,但是做的是内勤,还来不及上战争,战争就结束了,因此对于战地的实际情况并不了解。看了展览,真正认识到日本过去在中国干了许多残酷的事。

战争的创伤并不是两国签署一个协定,发表一份文件就可以了却。许多人目睹了自己父母被杀,这些人还健在,要他们立即忘却,没有道理,也是做不到的,需要时间来疗伤。

谁反对过发表“村山谈话”?国会议员中不是没有反对者

自民党内就有一些议员反对

问:当时决定发表一份“村山谈话”,有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答:当时,我的内阁是由社会党、自民党和先驱党三党联合执政。在三党商议联合执政时,就涉及过对于历史问题的看法。因为我领导的社会党是坚持认为日本过去发动的战争是一场侵略战争。所以,当我提出要借日本败战50周年之际发表一份政府谈话时,三党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大家觉得很有必要这样做。为此,三党一起成立了一个“50年问题工作委员会”,商议如何处理战后问题。因为对内,还涉及到遭受原子弹爆炸的受害者的救助等问题,对外涉及到与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的殖民侵略等问题。其实揭开盖子,发现战后未处理的问题实在很多。

在这份谈话发表前,国会议员中不是没有反对者,自民党内就有一些议员反对。好在当时的自民党中,追求民主与和平主义的议员较多,因此这些反对声音未能占上峰。内阁成员是满场一致通过了这一份谈话。

我当时也一度考虑以“国会决议”的方式发表来这一份谈话,但是内阁在讨论中,认为应该以“总理大臣”名义代表政府发表,更为慎重和严肃。于是在1995年8月15日,败战50周年纪念日,发表了这一份谈话。后来大家把它称为“村山谈话”。

公开承认侵略有没有抵抗感?

不管什么程度,就是“侵略”

问:在“谈话”中,公开承认日本发动的战争是“侵略战争”,周边的人没有抵抗感?

答:日本战后对于过去的这一段历史,有许多暧昧的说法。有的说是一场为了解放亚洲各国被殖民统治历史的战争,是“殖民解放战争”。有的人认为,第二次大战期间,发动侵略战争的不仅仅是日本,许多国家都发动或参与了这样的侵略,为什么要单单揪住日本不放?认为对日本展开的批判不合理。我觉得,闯入别国就是侵略,日本在中国建立满洲国,就是一个例证,这是无法抵赖的。

所以,日本对中国发动的战争,就是一场侵略战争。如果我们不能反省到这一点,不肯承认“侵略”,那就根本谈不上所谓的反省了。

当时,在使用具体词汇上,有过商榷。譬如有人主张使用“侵略战争”,有人主张使用“侵略行为”,我最终把它归纳为“侵略”两个字,不管什么程度,就是“侵略”。

现在如何看这份谈话?是一件让全体国民

学习历史理解历史的教育工作

问:现在回过头来再来看这一份谈话,您有什么感想?

村山:发表一份对于过去历史的总结性谈话,不是政府的事务性工作,而是一件让全体国民学习历史理解历史的教育工作。对方的国民如果心中有痛,我们就需要努力消除这一份痛。这是我们的。只有这样,日本与中国,日本与亚洲其他国家才能建立起信赖关系,才能一起向前走。

我希望日本今后的政治家们能够遵循这一个谈话的精神,日本如果不深切反省自己的历史,就不能与亚洲各国建立起信赖关系。

手记

退休后的前首相:

家里没警卫,没秘书,也没佣亾

村山先生的家在九州地区的大分县大分市,依然是那么的精致与娇小,估计全部加起来,也不会超过100平方米。门口没有警察站岗,也没有其他保安。摁了门铃,村山先生自己亲自来开门,长长的白眉毛,几乎遮住了他的眼睛。

老先生请我们进屋。他说这房子是明治时代的建筑,已经有130年了。1945年时,美军轰炸大分市,这一带的房子都被毁了,就剩下这一栋房子还在,“这是一栋幸运的房子,于是就把它买下来了”,村山先生说。

村山先生的家里,没有警卫,没有秘书,也没有佣人,只有这对90多岁的老夫妻相携生活。村山太太因为长年的腰疼,没法照顾他。村山先生每次都是自己骑着自行车去超市买菜,超市里的店员们都会帮他拎篮子。

日本首相退休后,政府既没有特别的补助金,也没有什么安家费,连书报费和交通费都没有。生病就是一般的国民健康保险,自己承担三分之一,当然没有前国家领导人的“高干待遇”。所有的生活,就靠几十万日元(2万元人民币左右)的议员养老金。

临近中午时分,村山夫人张罗着要做饭,我是一定要请他们去外面吃饭。最后村山先生自己打到一家经常去的寿司店,订好了座位,还叫了出租车。

走进寿司店,最里面的一间,是村山前首相最常用的地方。很小的空间,坐下四个人就已经很挤。老板娘说,村山先生从当大分县议员时代开始,就来店里吃饭。他不用说,我们都知道他想吃什么。

分别时,村山先生向我鞠了一躬,说:“还让你付了寿司钱,家内(太太)说我了。真是对不住!”车驶离后,老先生还站在路边相送。

首次承认对华侵略的日相

村山富市是日本战后一位出身平民的首相。1994年他成为日本第81任首相,也是第二位出任首相的日本社会党委员长。他也是日本历史上继细川护熙之后第二位以首相身份向二战亚洲受害国口头道歉的政治家。

1995年8月,村山富市访华。期间,他前往芦沟桥事变发生地芦沟桥凭吊并参观了芦沟桥抗战纪念馆。8月15日,村山富市就历史问题发表村山谈话,首次承认日本在过去的对中国的侵略和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并向受害国表示“由衷的深刻反省”。此次讲话精神为其后历届日本政府所沿袭,并被舆论称为“历史性的村山谈话”。

原标题:日本前首相村山:当年去卢沟桥是我自己提出来的

稿源:环球

作者:

网络销售是什么
微信店水果
网站优化推广的注意事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